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行情

房东难抵高房租诱惑合肥打击传销难度加大

来源: 2018年08月17日

房东难抵“高房租”诱惑 合肥打击传销难度加大

核心提示:目前,合肥传销组织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异,近期,合肥打击传销的效果很不明显,再加上部分房东不配合,传销人员难遣散。

“现在合肥打击传销的规章很好,可咋就难落实呢?”连日来,在采访中,不少合肥市民都向表达了一个疑惑:为什么相关规章出台后,对传销的整治效果却似乎并不太明显?“每当一项新规章出台,传销组织就迅速做出调整。”一位合肥市工商部门的人员无奈地说。

传销组织迅速的“变异”能力给整治带来哪些困难?深入对话了合肥市打传办等部门。

传销形式已悄悄“变异”

合肥市打击传销办公室的负责人王安全告诉,国务院《禁止传销条例》虽然明确了必须打击传销,可从现有的执法情况来看,该《条例》还没有细则。王安全说,以前界定的传销行为,都是传销某种商品。而现在,传销“变异”成了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。“已经不存在传销商品了。传销组织目前都是号称培养现代化商人,基本上虚拟化了。”王安全说,“虚拟化的传销”给执法行为带来很大困难。

在卧底之时,很多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的“授课者”也将“传销是有商品的,我们无商品”作为自身所谓“不是传销”的证据,对新人进行洗脑。很多新人屡屡“中招”。

难查到非法拘禁等证据

王安全还告诉,以前的非法传销活动,一般会将传销新人非法拘禁,而相关部门对此也能按照法律法规进行严惩。可是,传销经过“变异”之后,“现在他们已经不拘禁人了,而且不在大屋子里聚集,传销成员之间大多是单线联系。另外,以前窝点里常常出现的传销非法印刷品也不见了,传销人员会随时毁掉这些材料。”王安全说。

据介绍,目前执法人员查处传销窝点的时候,很多窝点内的传销人员都是一家人,根本查不到有非法拘禁行为的证据

房东难抵高房租诱惑合肥打击传销难度加大

。“这样,我们在查处的时候,很难抓到有力的证据。”王安全无奈地说。

打击后传销人员难遣返

今年1月,合肥出台了《关于依法严厉打击传销活动的通告》。《通告》中规定,在合肥参加传销活动的外地人员要立即返回原籍地。

但是,王安全告诉,合肥市工商局并无权遣返传销人员。目前,工商局在查到传销人员后,最常用的办法,就是将其驱散。王安全也坦承,被驱散后,传销人员重新聚集的现象非常多。“即使我们联合执法,公安部门将传销组织的头目逮捕,其余传销人员也不会立即返回原籍地。”王安全说,“一个传销组织失去头目后,下面的下线会很快顶上去。”

房东不配合甚至会反弹

《通告》规定,任何单位(含宾馆、饭店、娱乐场所)和个人不得将房屋出租给从事传销活动的人员,不得为传销活动提供场所,否则将予以处罚。规定虽严,可王安全告诉,实施效果并不是太理想,甚至引起了很多房东的反弹。“处罚房东的前提是,房东故意租房给传销人员。”合肥市杏林工商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,工商部门在查处过程中,房东无一例外会说,事先不认识传销人员。

《通告》还规定,如果房东拒不配合,相关部门会对出租房屋停电、水、气一个月。可事实是执法依然不顺利。杏林工商所人员告诉,工商、公安等部门无权对房屋停电、水、气,“所以如果房东不配合,我们也没有能力调动燃气、电力部门。”据介绍,在该所的辖区内至今为止,该措施并未实施过一次。

“多数市民可能不知道,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、货源、保管、仓储等条件的,面临的罚款最高上限是50万元。”昨天合肥市庐阳区打传办一位负责人介绍说,“传销组织抓住了一部分房东贪图小便宜的心理,故意抬高租金。” 合肥市蜀山区曾对给传销提供场所的出租房业主进行行政处罚,但是一名遭罚的房东在事后对处罚不服,并向法院起诉工商部门。“这一案件已经过了一审,目前已经在二审阶段。”该负责人透露:“我们处罚房东,根本目的在于杜绝传销。没想到房东会反诉执法部门。执法部门在应诉时,耗费了大量的精力。”

点评:目前,很多传销组织都藏身在住宅小区中,“化整为零”是传销组织的新战略,传销人员分散到各住宅楼内,更不容易被发现。

随机文章